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反課綱/林冠華殉身號召 作家楊索站出來



楊索曾任新聞記者,近年來從事寫作,著有《我那賭徒阿爸》(聯合文學)、《惡之幸福》(有鹿出版)等散文集。

楊索在臉書寫道,消息傳來的第一時間,我想,傻啊!不值得這樣做啊!為何如此以身獻祭,有多少人能衡量這位年輕人醞釀死志的折磨,這樣的犧牲能換來理解還是更多的誤解,這樣的犧牲能帶來溝通與對話嗎?「我是被這位年輕人的殉身號召站出來的。」

[nop]楊索的臉書貼文如下:

你怎麼看待這位年輕人的死亡,反映的是最深沉之處的你自己。

──你怎麼看待家國歷史,以及你站立的位置。

消息傳來的第一時間,我想,傻啊!不值得這樣做啊!

為何如此以身獻祭,

有多少人能衡量這位年輕人醞釀死志的折磨,

這樣的犧牲能換來理解還是更多的誤解,

這樣的犧牲能帶來溝通與對話嗎?

我是被這位年輕人的殉身號召站出來的。

我原本誤以為社會議題很多,只要集中焦點關注二三項,

反黑箱課綱有一群人長期關心,各地高中生都串連起來,

他們有足夠的力量往前行進。

我目睹學生、記者被抓,而我仍默默注視事件發展。

我以為自己不會有罪疚感。我沒有像一些朋友要他們的孩子乖乖讀書,一切等考上大學再說。

或者我與一些朋友都很自豪,從未被黨國體制的思想教育馴化。

有時我也想很省事,一切讓別人走在前面就好。

我以為屬於自己的仗,我已經打過了。

但,其實不是。

因為默默無聲,我感到歉疚。

年輕人的熱情比火燄還劇烈,在拉扯之間,他們身心耗損,承受太重。

我沒有努力,沒有讓一個年輕人願意活著為理想搏鬥,

他以自死喚醒我──不能再有一個林冠華。

誰令他們成為戰士?

催迫走上荒原焦土,

他們要許諾,而非失落歸來。

太陽花學運時,年輕人常喊:在一起!

手拉著手,別落單說再見!

思考戰鬥謀略,相互期許未來是光明的。

我想與堅強繼續向前的隊伍在一起。[/nop]


■ 新聞專輯╱課綱微調掀爭議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n99pp1rfx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