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特稿/日本民意對「新安保法」態度 企業貸款

(一)安保法觸動反安倍群眾運動 8月是戰後日本特殊的月份,70年前的8月6日,廣島原爆;8月9日,長崎原爆;8月15日,日本投降,二戰劃下句點,即日人口中的「終戰紀念日」。70年後的今天,不僅廣島、長崎的市民仍無法走出原爆的傷痛,在反戰與棄絕核武上堅定不移,多數日本國民亦珍視戰後的和平憲法下,日本享有的和平與繁榮。長崎市長田上富久(Tomishisa Taue)在原爆紀念儀式上,當著安倍首相的面,質疑新安保法制將破壞戰後日本憲法的和平主義,要求國會慎重審議安保法案。日本《共同社》針對其國人在「修憲」議題中的態度進行民調,結果顯示,60%的受訪者認為戰後和平憲法「應照此保持原樣」,該比例超過認為「應該改變」的32%;關於日本在戰後歷程中,表現較佳者,回答「國家復興、經濟發展」的受訪者達55%,回答「不和他國作戰保持和平」者亦高達54%,為最受認同的兩項。此外,多項民調證明,過半民意反對安倍推動「解禁集體自衛權」。 日本安保法制相關修法是「戰爭法」或「和平維護法」,民意的解讀與安倍內閣的說法南轅北轍。在未說服民意及獲在野陣營的支持下,安倍首相依然故我,挾自民黨及公明黨在眾議院3分之2多數席位的優勢,7月15日,將旨在擴大自衛隊行動權限的安保法案送出眾議院,使朝野在《和平及安全整備法案》與《國際和平合作支援法案》的攻防拉到參議院。其實,執政的自民、公明兩黨在參議院仍佔過半的席次,此兩項法案在參議院審議應不至出現意外,除非自、公兩黨所屬參議員造反。但屆時在眾議院擁有3分之2多數席次的安倍內閣亦可藉眾議院覆議,完成安保相關修法,向美國交帳,避免《美日防衛合作指針》形同具文。 因此,反對安保法的民眾不願將運命交給安倍決定,7月16日,約6萬名示威者在國會議事堂前抗議安倍及執政黨的「暴走」行為。長期對政治冷漠的日本年輕人更罕見組成SEALDs,利用推特(twitter)等網路社群串聯反安保法修法的支持者,在各地展開抗爭活動。顯然,8月,日本的支持和平主義與反戰「空氣」(社會氛圍)與安倍欲在國會強推安保法案扞格不入,《法新社》報導,在日本,抗議運動通常規模小,而且秩序井然,但是此事件在日本激起民意反彈;《華盛頓郵報》亦指出,抗議活動在日本各地爆發,日本民眾罕見地以此種方式表達憤怒。然而,民意將難以迫使安倍首相撤回安保法案,安倍內閣亦無懼憲法學者安保法案違憲的指控。 日本政治學者以「砂川事件」 最高法院判決為例指出,日本司法顯然難以裁判日本防衛體制(自衛隊、美日同盟)違憲,在安保法「違憲」問題上,日本最高法案最終判決結果仍將是政治妥協的結果。 (二)安倍內閣進入「危險水域」 日本政府人士坦承,安倍內閣低估民意在安保法修法上的反彈力道。在眾議院通過安保法案後,《朝日新聞》、《讀賣新聞》、《日本經濟新聞》、《每日新聞》及《產經新聞》等五大日本主流媒體的民調皆顯示,安倍內閣的不支持率首次超過支持率,其中除《讀賣新聞》外,各家民調的安倍內閣支持率均跌破4成。此引發安倍內閣的危機意識,在9月日本國會強渡關山,完成安保法立法程序後,安倍首相的民意支持度恐進一步下探3成,進入「危險水域」。雖說,9月自民黨總裁連任之路應不致出現意外的結果,因自民黨基於「義理」(giri),將無法陣前換將,拉下貫徹黨意的安倍首相,但安倍內閣恐須在9月黨魁選舉大幅改組,以圖挽回民意的支持。 然而,安倍首相能否重獲民心的關鍵在「安倍經濟學」(Abenomics)能否奏效,因但未來安倍的施政將進入深水區。其一,「量化寬鬆」、「財政擴張」不僅無法解決日本經濟的結構性問題,更使日本的城鄉經濟落差惡化,東京及京阪等都會區商店街、觀光通的「爆買」 人潮,在二、三級城市卻感受不到,「安倍經濟學」仍無法雨露均霑將經濟活力推向日本的末梢神經;其二,在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》(TPP)談判達成基本協議之後,感覺到未能獲得自由貿易的益處的日本農業縣未必歡迎。此外,日本政府重啟九州電力川內核電廠,宣誓311後的「零核電」告終,即使官方保證符合安全標準,慎重派亦會將批評的矛頭指向安倍內閣。因此,安倍首相想藉內閣改組,挽救低迷的支持率恐效果有限,且歷史上,進入「危險水域」,身陷「紅色警戒」的首相難以回天,安倍首相的長期政權之路將遍地荊棘。根據民調,日本國民在意的施政重點為「少子老齡化」、「養老金與醫療制度」及「財政赤字」,亦即國民關心切身的生計問題,而非外交與安保,若安倍首相仍執意展現「安倍色彩」(安倍???),在安保議題上翻弄,在外交上與「中」、韓鄰國頡抗,其支持率恐持續探底,危及自民黨江山。 日本學者指出,明年7月,參議院大選將改選242席中的半數,屆時執政的自、公兩黨,在安倍內閣施政評價不高情況下,難保參議院的席次優勢,「扭曲的國會」 可能再現,此亦為自民黨決定安倍去留的時候。因此,安倍首相能否掌握民心所向,調整施政重點,不僅攸關日本政治穩定與否,更決定「自公聯合政權」的續航力,明年夏天的參議院選舉為安倍內閣保衛戰,其重要性不容小覷。 (三)訴求中國大陸的海洋擴張 在日本民意質疑安保法案正當性與必要性的社會氛圍中,安倍首相頻頻親上火線,上電視談話節目為法案辯護,試圖掌控輿論優勢,說服民意轉向支持為實現「解禁集體自衛權」的配套修法。7月22日,日本外務省網頁公布中國大陸在2013年6月以來,於「日『中』中間線」靠中國之一側的東海水域新增12處油氣平台, 並指控中共片面的開採行為違反2008年6日達成的日「中」共同開發油氣田之「東海共識」。此外,7月23日,日本防衛省官員在自民黨的外交等工作組的聯繫會議上表示,中國大陸可能將此類平臺轉為軍事據點,「用於直升機起降或提高警戒監視能力」。無獨有偶,7月21日,日本內閣公布2015年《防衛白書》,點名批判中國大陸在南沙群島島礁的填海造陸(人工島)工事,認為北京意圖以力量改變現狀。《防衛白書》不避諱地說明,日本將協助南海周邊國家強化裝備操作及部隊運用能力,藉以提高渠等國家的防衛能力,並與之舉行「共同演訓」。《防衛白書》認為確保海上通道的安全攸關日本國家存亡。中國大陸艦船及飛機持續進入東海和南海,除影響日本的公海航行與飛航自由,更可能引發不測事態。 安倍內閣相關的鋪陳意在使日本國人,意識到日本周邊海域安全情勢丕變,凸顯遭輿論強烈反對的安保相關修法的必要性,爭取民意的理解與支持。然而,《共同社》認為,《防衛白書》關於安保法案的內容僅作流水帳般的敘述,不足以消除國民的疑慮,且對於「解禁集體自衛權」的合憲性亦未提出具說服力的說明。誠如,防衛相中谷元在《防衛白書》卷首語所言「我國的國防工作離不開國民的理解和支持」,即無法僅渲染危機,而應展現努力獲得國民理解的態度。 《防衛白書》一反過去暗喻中國大陸為日本安全威脅的方式,直指北京近年在東海、南海相關作為之不是,無助於軟化反安保法案之日本國民的態度,惟徒增日「中」關係改善之困難。安倍首相雖派出心腹谷內正太郎會見楊潔篪,斡旋安倍9月訪「中」,實現雙邊關係正常化,但日本外務、防衛兩部門齊聲對中國大陸點名批判將使谷內徒勞無功,此可證諸在吉隆坡的日「中」外長會談中,王毅讓岸田文雄碰個軟釘子,北京對「安倍談話」及「積極和平主義」將謹慎以對。 (來源/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大陸情勢雙週報第1695期)【中央網路報】

內容來自個人信貸車貸YAHOO新聞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車貸ahoo.com/本報特稿-日本民意對-新安保法-態度-083000628.html

個人信貸

B46030E9C6F0263A
, ,
創作者介紹

法律扶助會基金會

n99pp1rfx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